宁泽

【巍澜/ABO】不露声色(NC-17)

吹爆我宝贝!!!赵处长一如既往的辣👌

秋迟_:

!Warning:沈巍Betax赵云澜Alpha(请注意)


                  全程外链


                  沈教授未掉马


Summary:发qing期Alpha赵处长凶神恶煞的信息素对武力值为BUG的斩魂使并没有什么用。


                    锅全给圣器背。




如能接受请继续


全程外链


这是网盘:上车看小澜孩在线逐日密码hq76


这是石墨①:经常锻炼沈教授


       石墨②:力气很大小澜孩




链接都挂了记得call我


艾特我家宝贝 @宁泽 

“会安然无恙的,我保证。”

【许诺x陈霆】Alcohol&Cigarettes(NC-17一发完)

99朵玫瑰送给我家大宝贝!!!!

亦迟_:

-CP 许诺x陈霆


-NC-17一发完


-有防hx分隔字,全文见外链


-ooc!ooc!ooc!


-如能接受请往下


 @鸢庭 




Alcohol&Cigarettes


酒精、香烟和吻






陈霆是喝到一半才开始感觉不对劲的,天花板在晃,卡座的一串串珠帘反射着刺眼的光,色块在视网膜上缩小又放大,他突然又觉得有些口渴,单手扶着桌沿想要去够自己的酒杯。瓶子碰撞溅了一桌混合的液体,陈霆后知后觉地看着那些令他变成这样的东西,掌心没搭稳直接失去重心往后倾倒。这绝对不是因为酒精的缘故,没带人跟着是他的失策,但这场赴约的对象并不需要自己过分防范,只是没想到……


陈霆眯着眼睛打量起对面的熟悉面孔,那张面黄肌瘦的脸上的肌肉蜷成一团,堆叠起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


“霆哥,人活着总是要赚圌钱的。”对方说。


药效开始发作,除了脑袋沉重之外连胳膊都使不上力气,这是他目前遇到过的最坏情况,身体不受控制,思维逐渐脱离,还时常伴着严重的耳鸣和呕吐感。


“怎么,霆哥,跟我回去见见我老板?”


陈霆趴在地上,额头冒着冷汗。他试图把强烈的眩晕感和呕吐感咽下去,却因为呼吸不畅而憋红了额头。


那人蹲了下来,笑着问:“霆哥这是答应了?”


陈霆讽刺地笑了笑,声音不大地说:“两个,你觉得拦得了我?”满意地看到对方突然紧绷的脸色,陈霆迅速起身搬起踢翻的两张凳子,重重地砸在那人的腿上,力道之大足以骨裂。回答剩下那两个下手的是一个速度非常快的横踢,陈霆撤了一步用手格挡住力道十足的拳头,然后是一个背摔。


冲出酒吧后门之后已经耗尽了几乎全部的力气,陈霆捂着刚被踢到的腰部,明天之后必定是一大块淤青。刚刚喝下去的那杯酒里,不知道到底下了多大的剂量,以至于视觉和听觉两方面都在遭受严重程度的折磨,脑袋嗡嗡作响,全身肌肉发麻。巷子灯影在眼前缩短又拉长,意识开始脱离掌控,他扶着墙面走不了多远,这个该死的地方他并不熟悉。他不能确保自己可以摆脱麻烦,但当他做好了被追兵赶上的准备时,却撞上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先生?”角皂的清新气味先一步钻进脑海,陈霆呻圌吟了一声,被撞到的年轻人摇了摇他的肩膀,抿着嘴又不确定地问了一句,“您还好吗?”


陈霆在一片黑暗里深吸了一口气问:“有车吗?”




凉风吹醒了一半,另一半是被颠醒的。


“这就是你他圌妈圌的说的有车?”陈霆还没缓过来,无力地趴在对方的肩膀上。


“自行车也是车,还有,我叫许诺。”


陈霆努力没把白眼翻出来。“不去医院。”


“你都这样了还不去医院?”


“我说不去就不去。”


许诺一个急刹车,右脚踩在水泥地上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那去哪儿?”


“你家在哪儿?”陈霆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


“我家……”


“紧张什么,有女朋友?”


“我没有!”


陈霆轻笑了一声:“童子军,害怕我对你做什么?”


许诺回过头,差点撞上了对方法高圌挺的鼻梁,酒精的味道窜入鼻腔,往上一点眼角的血迹和伤口没有得到很好地处理,对方的眼神依旧模糊,从那故作调笑的语气里他似乎还能察觉得出这个陌生男人在掩盖着自己的神志不清。


一种难言的情绪从心里滋生,许诺甚至想要怜惜地去吻对方睫毛的那一小阴影。


确实如他所料,陈霆并没有力气爬楼梯,所以许诺几乎是背着人上楼的,除了这个之外,陈霆先是趴在洗漱台上吐了一会儿,然后躺在沙发上不断的冒汗,这些都能证明不去医院是一个极坏的决定。


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这是许诺能够想到对方给自己推脱的理由,尽管这看上去既幼稚还很倔强,尽管许诺才认识这个男人不超过一个小时,但是他仍旧这么觉得。


“我觉得我们最好去医院。”许诺倒了一杯温水递给陈霆,然后挪了挪屁圌股在另一张沙发上坐下。


陈霆喘着气,头疼欲裂。


“做圌爱吗?”他问。


许诺吓得攥紧了手:“什么?”


陈霆不耐烦地又问了一遍:“做不做?”


这下许诺确定了自己刚刚并没有听错对方在讲什么,但没等得及他回答,陈霆就蹭了过来,一只手按在了他的胯部问:“你要拒绝我?”


许诺喉结动了动。


陈霆只是单纯的想找个方法缓解自己的头痛,转移注意力是个不错的主意,如或许用性圌爱来解决这一切可能会有成效。陈霆早就注意到了对方看自己的眼神,或许这个纯情的大学生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直。所以当他翻个身掩盖自己的虚软无力,然后假装镇定地用胳膊撑着沙发靠背吻上许诺的时候,他没有被拒绝。




后文走这里






链接挂了叫我,我会补档



何氏集团的总裁绝不轻易认输(NC-17一发完)

打爆宝贝儿电话!

亦迟_:

-给大宝贝 @鸢庭 


-CP 小炮儿x何瀚


-NC-17一发完


-主动美味总裁有,blow job有,全程外链


-ooc!ooc!ooc!


-如能接受请往下






打卡上车








被lofter小傲娇hx了五次的lo主也绝不轻易认输:D

【项允超x梁宝晴】漏底之船(ABO、NC-17一发完)

老子爱你!!!

亦迟_:

给可爱的 @鸢庭 


-NC-17一发完


-ABO注意,A项允超xO梁宝晴


-车震Play有,防hx分隔字有,外链有


-ooc!ooc!ooc!


-如能接受,请往下







漏底之船






“你是自找的。”项允超捏着梁宝晴的下巴,逼圌迫着对方直视自己。


凌圌乱的床单,倒在地上的空酒瓶,还有一路延伸过来的酒渍是这场闹剧最好的证明。空气中淡淡的薄荷味被浓厚的海潮盖过,清冷湿凉的气味卷过舌尖最敏感的地方。脖子上高热的腺体胀痛着,等到项允超用高圌挺的鼻梁缓缓磨蹭那一块皮肉之时,梁宝晴心中才难得地升起一股懊悔之意。


这会是个错误。






从一开始尾随那个熟悉的车牌号混进这场宴会起,这个错误就伴随而至。他不该冲动地在没有注射抑制剂的情况下混入这一大群人中,何况他身上的这件格子衬衫与周圌身环境是那么不相容。也许是因为他太不起眼了,也许是刚从杂物室偷来的那件服务员的制圌服外套很好地伪装了他,现场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并不属于这里。


除了项允超,那个使梁宝晴不顾一切,挤在充斥着酒精、信息素和暧昧气息地方的人。


就在上一秒,他们的目光穿过宴会厅中央高高堆起的高脚杯汇聚在了一起。然后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招呼走了身边的莺莺燕燕,向这个外来者的方向径直走来,没有给对方留一点逃跑的时间。


“一杯深蓝伏特加,谢谢。”项允超单肘靠着置物架,目光在梁宝晴领口的褶皱处来回打量。


一时的侥幸让梁宝晴松了一口气的同时,Alpha不可忽视的侵略气息毫不客气的扑面而来,他突然像乱了阵脚一样,险些没有拿稳手中的玻璃杯,而慌忙将酒递给对方的同时,他被抓圌住了手腕。


“不,这杯酒是给你的。”项允超的脸上又开始浮现出那个微笑了,他的目的很纯粹。


即使是眼镜也挡不住对方那双明亮的眼睛,但视线深处掩藏的东西,就像绕指黏圌腻的焦糖,交缠难懂又引人入胜。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明朗了。Beta,一圌夜圌情很好的属性,安全,没有多余的烦恼。


在项允超的注视之下,梁宝晴犹豫着一口一口将冰凉的液体吞咽下去。直奔主题或许会是对方更想做的事,但出于对这双眼睛的好奇,项允超却破天荒地没有直接将人带上自己的车,调情高手正在给猎物下套,只可惜对象并不是那么健谈的人,在抛出许多个问题只得到几声鼻音之后,项允超终于愿意提出邀请。而在靠近的那一秒,一股隐秘的、淡淡的薄荷味窜进了他的鼻腔。


“我记得全部的服务生都有要求是Beta?还是我记错了?”


梁宝晴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撞上了离自己最近的那面墙,他的抗拒堵在咽喉。咸湿的海潮席卷而来,不容忽视的发圌情期如约而至。


糟糕的时间,糟糕的地点,还有项允超。


第一反应就是离开这该死的地方,总之,无论如何,和别人上床不是计划之内的事。然而,如果不立马脱身,他或许今晚就再走不出这扇大门。


“你发圌情了。”项允超嗅到了越来越清晰的气味,他迈出了向前的一步,在对方回应之前先一步拉着人离开酒会。




这里上车


-end